我在老街遺落瘦瘦的嘆息

我在老街遺落瘦瘦的嘆息
磚瓦崩裂的聲響比它肥大
地鐵的呼嘯更肥
歷史的哀號更肥
那麼肥那麼肥好不蕩氣肥腸

--誰在雨夜咬字不清
誰說靜默即支持誰又掩耳盜鈴
誰令百層高樓胡亂起
誰抹除故人背影不著痕跡

誰撿起我的嘆息又
丟下自己的嘆息

雨正滂沱
我們仍被迫前瞻
悄悄回眸已是百年
有人轉瞬成鹽柱
有人托盆敲鹽
有的鹽柱還堅持回顧
有的溶於雨
不溶於淚
一去不復

還有什麼能往返自如
不可逆轉的歷史不可繞道的鐵律
線形,單向,非三維
穿透我們的腳心
直刺街心
一批人呆立那裡
望不見老街的鏡頭

--誰又在風中含糊其詞
誰搶了老房子的光彩
誰漏夜不告而別誰又趕場上報
誰堅守到底刻下永恆的名字

誰輕撫老街每一寸面貌
無視鼠輩蟑螂橫行霸道
金屬機械不停摩拳擦掌
宛如群魔狂歡太喧囂
但我們終究聽見
老街一聲瘦弱的嗟嘆
似笑非笑

2012.11.13

Article written by moontree

avatar

月樹。

Please comment with your real name using good manners.

Leave a Reply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
大紅花的國度 | 討論區 |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