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行她方--女人寫給女人看的旅遊書

在現今這個人人皆可飛(當然,嚴格而言,“人人”仍只是某些社會階級的人)的時代,我們很難想像17世紀的旅人/女人如何受苦受難地旅行。芭芭拉•赫吉森(Barbara Hodgson)的《女人旅行三百年紀事》(No Place for A Lady)根據17至19世紀歐洲女人(大多是英國女人)的著作、書信、日記等,整理、羅列她們行走世界各處的遭遇和苦樂,並穿插大量罕見圖片。可惜此書的華文譯本已絕版。

英文原書名No Place for A Lady直接了當又語帶雙關點出作者的意旨:在那個時代,世界無一處歡迎、容納女性旅人,尤其是穿著厚重襯裙的(英國)淑女;要到異地闖蕩,就得卸下、拋開淑女有形和無形的裝備。她們甚至得女扮男裝,以男人的身份旅行多年。例如,17世紀時,有人換裝改名,以軍官身份航行到南美洲。18世紀時,有人以男僕的身份,跟隨主人環游世界,主人看穿卻也不揭穿她。

然而,這些淑女在流傳下來的文字中,多少顯露白人的優越感。她們到非洲、印度、中國等區域旅行時,除了感受到異國情調,所記錄的多是有關落後、髒亂、不開化情境的細節描繪。芭芭拉•赫吉森在其中一章末段的感慨一針見血:“住過印度或赴印度旅行的歐洲女子成千上萬,其中許多都留下日記、信件或著作,但能讓世人特別注目的,多半是能走出一般盎格魯人之安逸生活,試著了解這個國度的真實風貌;而對這片文化豐富的土地有深刻的體解,也就是給她們最好的回饋。”

幸好,如今我們還有別的。

法國人珊卓拉•芮弗蕾(Sandra Reinflet)的著作《不只是,旅行:邂逅世界81位女性》(Same Same But Different),原先預設訪問世界各地81位1981年出生的女性,以期了解與作者同年齡女性的夢想和人生實況。從此書內容看來,作者的實際遭遇比預設的復雜,也精彩。她遇見各階層、各行各業的女子,各人的境遇也差天差地。確實,世界上的女性並非只有單一面貌。

美國人伊莉莎白•吉兒伯特(Elizabeth Gilbert)的《享受吧!一個人的旅行》(Eat, Pray, Love: One Woman’s Search for Everything Across Italy, India and Indonesia)或許太中產、太享樂主義,克萊兒•方坦(Claire Fontaine)與米亞•方坦(Mia Fontaine)合著的《享受吧!母女倆的旅行》(Have Mother, Will Travel: A Mother and Daughter Discover Themselves, Each Other, and the World)則是充滿省思,可以看見母女作者在長途旅行中如何思索、應對兩代女人的文化衝擊。

英國人費莉絲蒂•艾斯頓(Felicity Aston)為了“讓世人看到世界各地的女性可以做到的事”,也為了“讓所有女性都像她一樣幸運,享有平等權利”,於是召集幾位毫無經驗的女生遠征南極點,並寫成了《帶著世界去南極:一個女人+24小時,帶七個夢遠征》(Call Of The White: Taking The World To The South Pole)。費莉絲蒂的計劃大膽瘋狂,而美國女性主義出版社蘿絲瑪莉•卡柏頓(Rosemary Caperton)、安•瑪修絲(Anne Mathews)、露西•歐西納絲(Lucie Ocenas)合編的《狀況外旅人:28則女人的瘋狂紀行》(The Unsavvy Traveler: Women’s Comic Tales of Catastrophe)則富有娛樂性,收錄世界28篇女人旅行趣事。

華文世界女人寫給女人看的旅遊書也有不少。今年出版的就有《沙發衝浪:棄業、充電、找回自己的大旅行》,作者蕭鈺梅是資深背包客,書寫女人獨自旅行的見聞,書末還附錄了“女獨行俠沙發客安全守則”。

這些女人寫給女人看的旅遊書,共同點是:談的不只是旅行,還有女人的勇氣。女人通過旅行更加了解自己,對生命有更透徹的領悟。

刊於《普門》雜誌第165期,2013年10月

Article written by moontree

avatar

月樹。

Please comment with your real name using good manners.

Leave a Reply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
大紅花的國度 | 討論區 |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